时评杂谈 | 生活故事 | 学习笔记 | 闲言碎语 | 关于博主 钧子 - 一枚正在面壁的小社工。
你的位置:首页 > 时评杂谈 » 正文

从师姐的电话想到的社工价值观问题

薛钧文 | 2013-07-18 | 人围观 | 评论:

       最近一位正在某智障人士服务机构实习的师姐打电话给我,与我讨论她所跟的一位案主的问题。
 
       案主小明(化名)是位轻度智障人士,现在在机构的一个面包店学习烘烤。最近,他总是想离开,向师姐表达自己希望去别的蛋糕店找工作,还说以后要自己开个类似的蛋糕店。带着这样的想法,其在现在的面包店里也不好好学习烘烤,和个别同事也变得不容易相处了。
 
       在小明向师姐表达了他的想法后,师姐的回应是:“我觉得他想得也太多了。离开机构他能去哪呀,那家蛋糕店肯定不会招聘他的。要开蛋糕店更是异想天开,先不说他有没有那能力,光是开店的资金他就没有啊。我就对他说这些他都不可能做到,劝他还是安心地在机构的面包店工作好。”但小明明显不大愿意听她的劝,依然一心想离开机构的面包店。虽然他还没有向机构正式提出来,但他不停在师姐面前表达这样的想法,师姐表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去引导他。
 
       听着师姐的述说,我隐约感到哪里不对。是哪里不对呢?
 
       从表面上看,师姐的想法好像是无可厚非,她希望小明在机构的面包店学习并工作。但作为一名社工,在我看来,她的想法和做法则未免有失偏颇。
 
       社会工作是帮助个人、社群或社区的专业活动,这种活动能提升或复原上述主体的社会功能的能力并为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创造社会条件。社会工作有其特有的一套价值观,而社工就是其载体。对待案主,“社会工作者对每个人都给予关心和尊重,意识到个体的差异和文化及种族上的多元性”(美国全国社会工作者协会伦理守则)。社会工作尊重每一个人的价值,相信每一个人的潜力。在社会工作核心价值准则中,社会工作认为人类有与生俱来的尊严和价值,具体表现为:无差别对待、尊重案主处决、提升案主的能力并给予其机会改变、尊重每一个人的独特(多元)性。
 
       很明显地,师姐已经违反了社会工作的价值观,从而在对待案主的方式上出现了偏差,进而给她与案主的专业关系带来了一定的损害。
 
       在小明提出他的想法时,师姐的想法是“觉得他想得太多”“不可能”。这表明师姐内心并不相信案主有潜力去解决他的问题,据我猜测原因可能是师姐犯了另一个错误,就是“标签化”。案主是轻度智障人士,所以才会到那个机构中,受机构帮助。师姐不知不觉中,就给案主贴上了“智障”的标签,并给案主定义上各种些标签附带的属性(有些属性是错误的)。如此一来,师姐也就觉得案主不可能如他所愿地去应聘工作、开蛋糕店。
 
       小明已经清楚地表达了他自己的想法,而师姐所做的是用心劝他打消这种想法,安心地在机构面包店工作,这样也违反了案主自决价值观。案主自决坚信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尊严,他们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社工除应该帮助案主认识到选择的可能性外,还要深刻认识到问题的解决者是案主而非工作人员。师姐出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对社工来说,这应该是错误的),力劝案主留下,而没有以案主为中心去解决案主的问题。
 
       经过以上的思考,我跟师姐说了自己的想法,并给了以下一些建议。首先是师姐应该反省自己的态度及对案主的接纳态度,随时检查自己有无对案主去标签化。再是要尊重案主,相信案主,笃信案主有可能达到自己的目标。对于去机构外求职,如果可以的话,可鼓励小明去尝试,社工可在旁协助。在准备求职的过程中,案主就能得到一定的成长。对求职的结果不必过度紧张,如成功,这就是案主走向融入社会的重要一步;若失败,则可与案主一起分析是哪些条件尚未达到,再商讨要制订怎么的计划才可达成目标。而开店,可引导案主将其作为长远目标,并与案主分析所需的条件。如案主还不具备这些条件,则可引导案主往该方向努力,去完善自身。
 
       此外,案主既然有急于离开的想法,可能是由于其不适应现在的工作环境。社工应该追究深层次的原因,看看是否其在如今的工作环境遇上了什么障碍,再与案主协商解决。
 
       以上就是自己从社工专业角度对于此次电话的一些思考。正确与否,就有待找机会和老师进行下交流了。
标签:社会工作  2013 钧子:我思故我在,我手写我心。

相关内容推荐:

Top